BOURGEOIS SOLOIST|用家角度的真實測評

半年後,因為要彈 “紅蓮華”,終於有時間和這支簽名琴相處一下。Bourgeois Guitars 被稱為”北美四大手工琴”之一,入門價為四千美金以上。而 Soloist 的地位,如同 Daytona 於 Rolex 中存在,堪稱為一個品牌的重要支柱。這個型號亦幾乎是 OM 資深發燒友的最終收藏品。
Soloist 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傳說,往往只聞樓梯響,網上資源亦不多。於我成立峰弦峰語十周年之日,有幸成為其中一支的主人,也足以稱為此生無悔。作為為數不多的用家,我有責任將這份心意傳承下去,讓大家一睹他的真面目。
LiSA 紅蓮華|結他 Fingerstyle

穿越三十年的型號|名副其實親生仔

甚麼是 Soloist ? 讓我們回到時間 1988 年。於美國經濟大蕭條之際,Dana 和他的拍擋 Eric 向當時的 Martin Guitars 提議重造一批二戰前的復古型號 OM,並且加入當時來說設計非常大膽的 Cutaway。結果幾年後這個設計風行全球,各地結他廠爭相推出相同的桶形。而 Dana 通過幾年來不幾改良,讓這個缺角設計還原到絕大部份的音色,亦讓 Dana 被某些報導形容為 “OM Cutaway 之父”,”結他界的文藝復興推手”。
及後 Dana 為了紀念這個 OM Cutaway 的誕生,用上最好的木材(傳奇底側板巴玫是基本,及後改成馬玫)和那一絲不苟的匠心做出來的 OM Cutaway,就命名為 Soloist。至今這個型號已有三十年的歷史,是名副其實的 “親生仔”。
Soloist,具體來說是一支怎樣的琴?如果你打開 Bourgeois 官網發現,原來 Soloist 不像我們所想,有固定的木材配搭。當然,除了一樣的基本裝飾,你很少會見到兩支 Soloist 會是一模一樣的。面板,底側板,甚至 Body 通通都不同。
直到上年我有幸受邀到美國參觀 Bourgeois 結他廠,我方真正體會到甚麼是 Soloist 。

意外的考驗|和 Soloist 初次邂逅

記得上次旅程其中一個任務,就是打造一支屬於自己的 Bourgeois 。星期五早上,我和 Dana 以及 James (Sales Manager)在 office 閒聊,Dana 提出想認真聽我彈一次。雖然邀請突然其來,但幸好我出發前都略略準備過,於是我編了一首 Dana 鐘意的一首 Beetles 作品: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其實有拍埋片,有機會再睇下出唔出得街先)。
“It sounds great on you.” 最後 Dana 如是說。他指住 Soloist 分析:”Soloist 制作核心,最重要是細節 (details) 和清晰度 (clarity),是弦與弦間,珩與珩間的平衡,做 voicing 的時候必須加入這個想法。你在演奏風格和很多人不一樣,你很會用盡整個指板,Soloist 的全面性會讓你有更無後顧之憂,有更好的發揮。” James  也補充,Soloist 的分析力是幾乎其他型號沒有的。
要知道,一支分析力高的結他,意味著能帶出多種層次,及不同氣氛的還原度。但同樣地,一切不足都會被放大,容錯率將會很低很低,是一塊不折不扣的照妖鏡。Dana 這番說話,也就是無疑地挑戰我:”你,有信心做他的主人嗎?”

度身訂造|每一格音色都注滿骨膠原

接下來大概是我結他生涯中其中一個最難忘的時刻:Dana 陪我一起揀木,研究設計!他據我的發揮為我挑選了一套熊爪紋的意大利雲衫作面板,配上馬達加斯加玫瑰木。據 James 說,這套甚至是 Dana 其中一套珍藏!”這套馬玫比很很多巴玫更像巴玫!”James 如是說。同時 Dana 將我的琴改為 LSH ( Large Soundhole,也是 Dana 另一個有名的設計),這樣做,音色雖然較快散開,不過有幾個好處,提升頻度間的分離度,同時讓低頻有更好的下潛度,以及即使我加上如 Sunrise 這種音孔 Pickup,音量也有足夠的投射性(也有一個 side benefit 的,擴大了的音孔讓我拆 Sunrise 時甚至不用鬆一條弦!)
大家如果留意到,紅蓮華的 Tuning 是 AAEF#BE。你沒看錯,是真的把六弦的 E 降到 A 了,一般結他降到這個張力,不要說聲音好,就連維持這個音的力度也成問題。而我的 Soloist 於此低張力下不僅能維持這個低頻的,更絲毫無損他的飽滿感。一個小小的 OM Body,居然有可以媲美 Dreadnought 的低頻下潛度,是我之前彈過的 OM  都沒有體會過。更驚喜之處,他的高把位也是飽滿通透的,就像某個護膚品廣告一樣:”每一格音色都注滿骨膠原”。

後記|最後,到底誰才真的 Soloist?

從來結他,越高把位(有效弦距短)聲音越啞,越後越明顯(所以很多結他的超高把位可用程度甚低)。而 Soloist 彷如坐擁違反物理角度的黑科技,高把位盡如平地,無論音色和力量都和低把位無異。記得這支琴抵港那一天,日本殿堂級 Pickup 大師 M-factory 的三好先生也在香港作客。他如此評價過 Soloist:”能到達這個層次的日本制結他,大概不足 5%。”當然日本結他也盡皆精品,只是三好先生這句話,強如他見識廣博,也對 Soloist 讚嘆不已。
回到主題,說到底,Soloist 是甚麼?如果要形容 Soloist 是一支結他,我更認為 Soloist 是一個靈魂,一分執著。製作者執著於完美的平均性和無懈可擊的細節,而主人則執著於將他完美地駕御。
從來高處不勝寒,能堅持的人都是少數,本來就是孤獨的。或許這代表著,能和這個型號二合為一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的 “SOLO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