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音樂故事:那年中秋的陰晴圓缺(三) 楊千嬅 撈月亮的人》
警告:如果你而家夜媽媽自己一個人係屋企/郊區,建議你先 bookmark 遲啲再睇,或者先睇返第一二集。然後快速略過此 post,否則後果自負。你有五秒時間離開。

第一集:http://wp.me/p7REyQ-1Ym
第二集:http://wp.me/p7REyQ-1YJ

幾經辛苦,
滿身血跡,穿著囚衣和帶著手繚的阿緣,終於逃進森林。他慌慌張張地躲進一棵杉樹後,雙手用力捂住嘴巴,深怕自己發出半點聲音。

良久,
他終於確定再沒有人追來。隨著深深鬆一口氣,豆大的汗從額頭滲出。環望四周,他知道這一次已出盡全力。自中學起,每當他出盡全力,從沒有人追得上他。

此時月亮當空,
四周盡是迷霧和擎天巨杉。冷霧彷彿在眼前無聲地流動,除了自己的呼吸聲外,竟是再沒有半點聲音,實在靜得陰森恐怖。但此刻對他來說,一秒的胡思亂想已經是太浪費了。

你知道時間無多。
他發過誓,他一定要找到。

顧不得手繚,
阿緣開始竭斯底里地往樹底下挖下去。泥土慢慢沾進他的口鼻,蝕入他的指甲,鮮血從斷甲處流出混在土中。他竟是毫無知覺似的挖了一晚,從未停下手。直到天空傳來一聲雷,下起傾盆大雨。

===
夜色即將逝去 月色握在手裡
幸福關係也因此握碎
你掠影 只有鋪滿湖水裡
===

此時所挖的洞已足深至一米,
綿密的大雨瞬間把洞填滿了一半,將阿緣淹及小腿。此刻他已披頭散髮,形如瘋人,視線漸漸糢糊起來。驀地,在挖掘的手卻抓到一些東西,纏在手上,卻又扯不掉。阿緣用力一扯,終於看到連在手上的,是一撮長髮。

而在他眼前的水面上,浮起一個少女的頭。
竟是一個沒有眼耳口鼻的人頭。

「啊!」阿緣大喊一句;
「我就知道!」說罷再忍不住,抱著斷頭撕心裂肺地嚎哭起來,劃破詭異的寧靜。阿緣當時還小,他又怎知道當初這一忍,這個秘密竟守了十五年。

十五年前,阿緣看到不應該看到的東西。

===
月半彎 淡如逝水一般映照你下落
狹路短 走過璀璨情境漸漸微薄⋯⋯
===

四兄弟同時喜歡同一個女生的感覺是如何?
十五年前,一個是精英班的尖子,一個是老師校長的眼中釘,一個是品學兼優的領袖生長,還有一個就是當中最講義氣,也是學界中最快的長跑手莫子緣。四人各有所長,而可惜,姚珺月就只有一個。

阿緣從不做傷害其他兄弟的事。
因此,他選擇自動退出。他心裡知道,退後一步,反而才有機會好好地保護她一軰子。只是誰也沒想到,中秋那晚後,世上再也沒有姚珺月這個人。

她到底去了哪裡?
有人以為珺月是拐走,也有人認為她是離家出走。四個男生也沒法成為目擊證人,因為根據警方口供,大家都堅稱自己當晚已醉得不省人事,直至天明。但阿緣沒有說實話,因為就算肯說出來,一定沒有人會相信。

只因為當晚,在睡眼惺鬆間,
他親眼看見,
有個大家從來都不會懷疑的人,
紅著眼,拿著刀,渾身濕透滿身泥濘地回來。

換句話說,四個人當中,
有人說慌,試圖掩飾真相。
姚珺月,很可能早已被殺了。

阿緣知道他是誰。
他不斷掙扎說服自己,那不過是幻覺。也難怪的,他從不懷疑自己的兄弟。他以為,無論珺月最終選那個,大家都可以看得開;卻從不知道有種人,寧願毀掉自己的最愛,也不要讓別人得到。

直到他覺悟,認清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個人,已經退學,沒留下任何的聯絡方法。

萬萬沒想到的一個人。
一個品行良好,領䄂才能超卓的人。
當年的領䄂生長-嚴浩闕。

思緒被無情的雨勢中斷,
現實中,雨勢竟越下越狠,
他閉上眼睛,抱著珺月的斷頭。
任由大雨將自己連同真相掩沒⋯⋯

===
月半彎 淡如逝水一般映照我願望
你樣子 反照優美湖水未及撈獲
下輩子 順從回憶牽引走進老地方
你是否 同樣身處月色之中像我飄泊
===

在一個密閉的房間,門外有兩個護衛守著。
房間內,有兩個男子在對話。
「就是這樣?」戴眼鏡的短髮男問。
「差不多吧。」另一個披頭散髮,手腳被綁在凳上的人回答著。
「你說那個夢,正下著大雨?」短髮男低頭紀錄著。
「嗯,我好像在找一個東西。」被綁的人說,
「但我這刻想不起來了,我頭很痛。」
「腦海中那把聲音,還有跟你說話?」短髮男試探問。
「有。」被綁的人說,「他叫我做一件事。」
「做甚麼事?」
被綁的男子閃過一抹陌生的眼神,低聲地說:
「有,機,會,就,靜,靜,拿,刀,把,他,殺,了。」

短髮男嘆了口氣,
揮一下手。被綁著的人推出了。短髮男從醫生袍拿出錄音機,慢慢地錄著:「莫子緣,重度精神分裂病患者,再度出現危險的幻覺⋯⋯」

===
後記:
首先,因為要保持隊型嘅關係,多謝準新郎 Daniel 專登抽時間,重新錄過呢首歌,師父喺度祝你新婚快樂。第時等住聽你嘅作品:)

經過家蔭,程先生,阿緣嘅敍述,
相信大家對呢個故事發展都漸漸摸清,
珺月到底是生是死?如果真有兇手,又到底是誰?

最終章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