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他的十八年來:Guitar Fingerstyle 張國榮《為你鍾情》

看完以下這個故事,再把這首歌彈完,這首歌彷彿成為了它的配樂……

轉載:哥哥和唐唐18年的愛情故事

1982年12月9日,香港麗晶酒店,他遇 見了他。彼時他26歲,而他不過24歲,都是青春年少,一個是歌壇新秀,一個是性情中人.少年裘馬,衣履風流。上一輩的相識,使他們開始了往來.結果,他愛上了他.這時候他的事業,有了掌聲,也有噓聲。而他,一直是銀行界的精英,並開始為他打理財務,甚至在他經濟最困難的時候,傾囊相助。

那些日子,兩人度過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張國榮不缺後退的港灣,為一份堅實的愛戀,甘願放棄得來不易的成功。唐鶴德向所在的銀行申請駐加工作。溫哥華的咖啡甘醇香濃。清晨醒來,站在陽台上可以看到遠處的山脈,天邊的飛雲。綠草成茵,鄰居家的小鹿跑到花園裡吃鮮花。被張國榮喚為“斑比”。在這樣神仙美眷般的世外桃源,沒有乾擾和羈絆的天空,只聞到愛情清新的味道。
他,漸漸走紅,成為天王巨星,卻在高處退別歌壇,移居加拿大山頂的小屋,一個在屋裡看昆德拉的書,一個去鄰居家提壺水避邪回到香港,他不再懼怕媒體.他說: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他告訴世界,什麼是光明磊落;而他,永遠在他的身後,開車接送,一起打球,替他理財,在他累了倦了笑了睡了的時候,陪伴著他。

在他和唐鶴德的照片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開車接唐鶴德回家,或者是陪張國榮參加各種宴會的,在神采飛揚的張國榮身邊,他不動聲色卻又不可或缺。然而每當他們在一起時,張國榮看起來總是像小孩子一樣那麼的幸福和快樂,和任何一個受寵的戀人一樣,有著格外明媚而柔軟的表情。

外面在下雨,唐鶴德便急忙趕過來接張國榮,他遠遠的下車,先老遠地冒雨跑過來把傘遞到張國榮的手裡,然後才跑回駕駛座調車頭,將車泊到張國榮的面前。張國榮微笑地舉著傘,站在那裡,靜靜地凝視著車裡那個深愛的人。如此這般默默相守的溫情,遠勝萬兩金。

多年以來,他在人前人後提起唐鶴德來,一直是讚不絕口,充滿了尊重和愛護,有時甚至會貶低自己去誇獎唐鶴德。唐鶴德在患難之中藉薪水幫他度過難關的事,他講了一次又一次。他說自己對不起唐鶴德,因為唐鶴德為他而受到狗仔隊無窮騷擾,被迫放棄事業,失去了個人生活。他說唐鶴德給了他太多,他一輩子都會感謝他。

在過了許多許多年發生了了許多意想不到事情之後,本照片屢次被各大雜誌網站評選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牽手”、“本世紀最堅定的牽手”,以及“本世紀最感動的牽手”。有一種溫暖,在夜燈朦朧光影中,縈繞無聲息地流露出來……慢慢地,狗仔們在不經意間驚異地發現,這兩個深愛彼此的男人,居然連走路的步伐都如此一致、和諧。

一次又一次的電視訪談節目裡,他高興地聽著主持人誇獎他的另一半比他還要好,說“我也覺得他好好”,說“佢是我的情人、朋友、弟弟、妹妹,是主賜給我的禮物。”他的所有財產都是和唐鶴德共享的,他開的所有公司都是和唐鶴德聯名的,他形影不離的愛車車號是DC339——粵語的“唐張長長久” 。

張國榮發現有狗仔隊跟踪偷拍,而他不但沒有保持距離,反而在此刻故意地牽起唐唐的手給後面的那群無恥之人看,當他看見了後面偷偷摸摸的閃光燈,發現了愛人堅定的笑容,便領會了他的用意,也毅然轉過身去,牽起深愛的那個人的手,再也沒有回頭。牽他過馬路,牽他進屋子,兩人緊扣的十指再也沒有分開,彷彿就這樣牽著手,牽著牽著,便已是一世。

1998年,張國榮經歷了人生又一波折——失親。靈堂中,他一雙眼睛裡全是淚光,親情的世界,卻最終再塌一角。然而令觀者是驚訝的:唐鶴德居然公然亮相陪伴!!他開車載他來;以乾兒子的身份排在子女中、以主家身份打點一切、和張國榮一起折金銀、燒紙錢、一起送走母親。站在台上,在幾千個鎂光燈的照耀下,在無數攝像頭閃光燈背後那眾目睽睽之下,就那麼直接地向全世界宣告——沒錯,這個男人,他就是我的摯愛。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唐鶴德在某處,靜靜聆聽,輪廓優美的臉上,淺淺的微笑,默契的甜蜜輕輕蕩漾開來。 1997年1月4日的夜晚,在八萬人聚集的音樂會上,張國榮身著一身黑色禮服,打好領結,獨自站在皎潔如月光的燈柱裡。

“這首歌,送給我的母親,也送給我生命中一位最【摯愛】的好朋友。”——“其實你們也猜得到是誰,還不就是唐先生麼?!”在張國榮的心裡,只要是真愛,就容不得不予承認,就容不得遮遮掩掩,更是容不得半點虛假成分。於是,他要讓全世界都看清楚,他們的愛——從來都是坦坦蕩盪、光明磊落的。

真摯細膩的愛,非三言兩語可以盡吐。那一字一字,一句一句,分明都是他對真愛的宣言。不管全世界怎麼想,怎麼看待我們,我只想告訴你,月亮代表我的心……那是一首《至少還有你》。張國榮一手握著MIC,一手從背後輕輕環住唐鶴德的肩膀:“我怕來不及,我要抱著你,直到感覺你的發線,有了白雪的痕跡……”

我是知道他們是相愛的,知道他們在千夫所指,萬眾矚目,沒有婚書束縛,沒有兒女維繫,沒有合法名分的情形下一直忠於自己的感情,但是不知道,這兩個共度了二十年的四十多歲的男人,竟然還保持著這樣如初戀一般的情懷!1998年後,張國榮和唐鶴德已經開始出雙入對。被記者偷拍的照片,真是數不勝數。再沒有哪一對伴侶會被公眾如此地關注著了,幾乎是兩人一出門就會被鏡頭追踪,甚至只是簡單的外出購物,都會被拍下來登上娛樂頭條。

1999年毛舜筠的訪問,更是現場的直問直答。 ——“他是主賜給我的禮物。”說話時,他臉上那種柔軟、驕傲的表情,令人久久不忘。身份曝光後,唐鶴德為了不影響到愛人的事業,在1998年毅然辭去自己年薪幾百萬的職位。如此光明的時刻,唐鶴德卻選擇將自己收回,隱於愛人身後。心甘情願陪著張國榮到世界各地工作,操持起居,安排日程,分憂解難,打理共有資產,把更多的生命和時光融入到張國榮的身上。不管付出和犧牲有多大,只要當事人無怨無悔,就是值得。即使過再多年,雙方依然能夠保留初戀般的情懷和甜蜜。他們始終沒有結婚。

“其實同一個人生活這麼多年後,結不結婚已不重要,我覺得我們已經結了婚.無論多忙,無論相隔多遠,我們每天給對方打電話,我是一個愛家的人。”在這個濫情頹糜的遊戲時代,在離婚率居高不下的今天,一紙婚書又能代表著什麼?又有多少對夫妻任憑親情沖淡了愛情,摸著對方的手如同左手摸右手

從某種程度上,傳媒對同性感情這個點的追逐不休,是對張國榮行業成就的一種令他難以承受的貶低與否認。面對這樣光天化日之下的歧視、唾棄和鄙夷,敬業刻苦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否認,尊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踐踏,人格被侮辱,他所有拼死拼活的努力換來的只能是一次又一次的不公正待遇!——面對這樣令人悲憤卻又無能為力的事實,他又如何能不煩悶、不傷心、不抗拒呢?!

此刻,台下的唐鶴德仍像往常一樣悄悄藏在歌迷當中,眼神專注地凝視著台上的那個神一樣的男人,然後跟著排山倒海的人群一起,那麼努力地鼓掌、揮舞熒光棒、歡呼、喝彩、大聲喊著ILOVEYOU,累了就喝一口水,然後繼續歡呼……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小歌迷,在支持他們心中的那一個獨一無二的偶像。後來,大家都感受到了,看他們02年的照片,張國榮的眼神已開始不對頭,而唐鶴德眉宇間隱藏憂慮。原來,那時哥哥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由於過分追求完美的性格和來自各方面長久施加的壓力,張國榮劫數難逃地罹患上了精神疾病——抑鬱症。成月成月地失眠,頭髮成片成片地脫落……幾個月下來,已是形如枯槁。 “這幾年,好多人傷害我,不但傷害我,傷害我親人、情人,明白我是一個藝人,但都是普通人,沒辦法不去處理面對……不要再傷害我,不過,好多謝多年大家支持,上天公平,不理你是男是女,我最愛都是你……”
而儘管自己掏心掏肺用盡全力,卻也無法幫他減輕痛苦。那天下午張國榮在文華酒店24樓健身房裡的時候,病又發作了……這樣的煎熬已經有整整1年了,沒有人能想像得出來他那個時候身心有多麼痛苦,在病發時,人的意志會時而恍惚。於是,就在那個悲傷的傍晚,張國榮從24樓跳了下來……而在張國榮出殯的當天,唐鶴德站在張國榮的遺照旁邊,悲傷得不能站直……原來……當時唐鶴德垂下的手,對著愛人的遺像,就是正在做出著那個代表“我愛你”的OK手勢暗號……

我們相信,因為有了唐鶴德,張國榮已盡力撐下去很久了。就在出事前的一年,深知自己病情的張國榮,就因為擔心這一天會真的到來而怕沒人照顧唐鶴德,曾先後致電兩位幕後友人,表示多謝唐鶴德一直保護他,愛他照顧他,對他不離不棄讓我們把時光倒退……

張國榮與唐鶴德原來有個愛的暗號,在1985年張國榮拍電影《為你鍾情》時,戲中有一個追女生的OK手勢,後來他在演唱會上就一直偷偷以這個手勢向台下的唐鶴德示愛,《為你鍾意》主題曲也是張國榮送給唐鶴德的定情曲。不禁又想起了張國榮曾說過的那句話……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我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愛人對我的愛……”無論什麼時候,他都相信他們之間的愛情會天長地久、地老天荒從葬禮開始到現在,縱使是哭泣也會盡量克制自己的唐鶴德,在那一刻,對著慢慢散去的煙霧,他終於忍不住眼淚潰堤,傷心欲絕,嚎啕大哭……終於忍不住一聲一聲地哀哀呼喚……阿仔,阿仔,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幾天后,身穿睡衣的他強忍住淚水,兩手緊握欄杆。有些記者別有用心地問他:“此刻你是不是最愛張國榮?”

突然間,一向內向靦腆的他情緒激動地說:“——你為什麼說是此刻?我一直深愛著他,不止現在,二十幾年都是如此!我和張國榮的感情從來沒有變過……”直到現在,唐鶴德仍然獨自守護著他們自己的家,從未離開……

曾經有過這樣的一段話:我會讓你比我先走。幫你安葬,讓你安心。把痛苦留給我,把寂寞留給我。這,就是我疼你的方式……

後記:

本來今晚,就打算錄一首《追》和《左右手》,
但在昨晚,不經意聽到張學友翻唱,心中湧起一股熱血,
用了假期的下午錄起它了,希望大家喜歡

讓我們,繼續寵愛張國榮。

Comments

comments

Author: Long Fung Tam

《峰弦峰語》創立人,喜歡用耳朵編曲,用心情演奏 Fingerstyle 的小小結他手。

Share This Post On